【国际锐评】进博会为发展中国家打开新的“机遇之门”

印度尼西亚的FINNA 虾片展 摄影:盛玉红

  “来吧,快来尝尝狂野的赞比亚野蜜!”、“土耳其的素食冰激淋,给你不一般的体验”、“没尝过世界第一的印度尼西亚FINNA,怎么能说吃过虾片?”……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参展最火爆的食品及农产品展区,来自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的参展商们争相推介各具特色的土特产,吸引了大批采购商洽淡合作。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多个国际场合发出的呼吁,在进博会上成为现实。当发达国家展示各种“高精尖”的技术和产品成果时,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也带来了它们独具特色的优势产品,包括食品、农产品、服装、日用消费品,以及丰富的旅游资源和历史人文,与发达国家同台竞艳。在这里,人们深刻地感受到:追求幸福生活是各国人民的共同心愿,发展的路上,一个也不能少;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进博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提出的“坚持包容普惠,推动各国共同发展”主张,为实现这一愿望指明了方向和路径。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的土耳其美食展 摄影:盛玉红

  其实,本届进博会就是一个推动包容普惠发展的范例。3600多家企业参展,172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参会,包括G20成员、金砖国家、上合组织成员国,以及58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35个最不发达国家,体现了最广泛的全球参与性。同时,中方为每个参会的最不发达国家免费提供2个标准展位,对它们运送展品参展实行费用减免,展会期间专门为它们举办了有针对性的供需对接会、洽谈会、投资说明会等一系列配套经贸活动……

  在中国和各国的共同努力下,本届进博会成为共享全球化的“百花齐放的大花园”。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凭借独具特色的产品优势,同样在这里寻获了商机与市场。比如,巴西肉类加工企业JBS集团在展会第二天就与阿里巴巴集团签订了一个3年15亿美元的采购协议;赞比亚珠宝公司负责人面对采购商们争相要做该公司中国代理的要求,无奈地表示要“静一静”……分享中国市场机遇、参与经济全球化、提升产品竞争力,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通过进博会,打开了一扇新的“机遇之门”。对此,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评价说,长期以来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包括最不发达国家,都建立了良好关系,中国扩大进口肯定会让它们进一步受益。

土耳其素食冰淇淋 摄影:盛玉红

  根据联合国去年7月发布的《2017年最不发达国家状况》报告,全球目前仍有超过40个最不发达国家,中国是它们的最大投资者。在今年7月约翰内斯堡金砖峰会上,习近平主席表示,“无论将来中国怎么发展,都永远属于发展中国家,都会坚定支持广大发展中国家发展。”本届进博会所展现的参与度、包容性和普惠性,正是中国重信践诺的体现。

  当前,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位于产业链中低端的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最易受到冲击。要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应对人类共同面临的风险和挑战,光靠中国一家的努力是不够的,需要全球各国超越差异和分歧,发挥各自优势,推动包容发展。正如习近平主席在进博会主旨演讲中所指出的,“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弱肉强食、赢者通吃是一条越走越窄的死胡同,包容普惠、互利共赢才是越走越宽的人间正道。”从这个意义上说,本届进博会,也为通往“人间正道”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国际锐评评论员)

  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给

  大家上了一堂公共安全课

  文/闫肖锋

  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原因公布:10月27日上午,一位48岁女乘客因为坐过站,不断骚扰并用手机击打司机,司机用右手抵挡、还击,最终导致车辆失控向左偏离越过中心实线,与对向正常行驶的红色小轿车相撞后,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目前已打捞出13名遇难者遗体并确认身份。车载行车记录仪及SD卡被打捞出水后,公安部门对数据进行恢复,提取到的车内监控视频显示,事发前,公交司机冉某与女乘客刘某争执并互殴,致车辆失控。

  舆论的愤怒也就可想而知。公众迅速从开始指责与公交车相撞红色车女司机,转向了纠缠并打击公交司机的女乘客,更有网友称,“违法违规的成本太低了,造成当今社会乱象横生。我们能学学新加坡等先进点的治理经验吗!”人们的愤怒可以理解,事关公共安全,没准哪天就临到自己头上。

  更有人进一步解读:其他乘客本来应该及时制止“乘客刘某”殴打司机的行为,遗憾的是他们都抱着不关我的事、看热闹的心态,这样冷漠围观,最后一起没命了。????其他的13人死于自己的冷漠。这一辆公交车其实就是当今社会的真实写照,不论是上层互殴,还是底层打斗,最终就算拖向深渊,看热闹的人都一样不为所动。其实我们13亿中国人,同在一辆公交车上????

  愤怒的指责或解读往往有失偏颇。其实大家都忽略了,从法律上讲,乘客买票乘车就是把身家性命交由公交公司,此惨案公交公司应是第一被责问方,包括那位司机的责任也应追索到公交公司。之前有乘客抢夺公交方向盘的事件发生,公交公司不反省,不加强应急训练,管理部门不重视,最终导致重庆惨案发生。

  仅据公开报道,乘客与公交车司机发生冲突后殴打司机、抢夺方向盘的事件,屡见不鲜。有的是因为醉酒闹事,有的因琐事与司机发生口角。就在重庆事件前两天,北京丰台区警方还通报,10月29日上午,678路公交车行驶过程中,57岁女乘客因自己坐过站,在要求司机停车遭拒后,突然用手提的整箱牛奶击砸司机手部,司机躲闪中公交也偏离正常行驶方向,紧急刹车后,仍与左侧车道小轿车发生剐蹭。事后该乘客被刑拘。另从事发后大家在微信朋友圈转发的某武汉公交视频看,司机冷静停车是制止悲剧发生的关键。公交司机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紧急停车,而不是斗殴。因此公交司机上岗前必须培训,乘客生命应摆在首位。近年,乘客与司机发生冲突事件屡见不鲜,其中也不乏有正义感的群众,他们挺身而出制止冲突。但司机代表的公交公司首先要冷静处理,而非与乘客纠缠。这应纳入公交司机基本训练课程。

  至于乘客公共道德教育则应从小学开始,规则教育、安全教育是我们基础教育缺失的一课——这应被当作社会公众安全的基石。

  最后是法律的介入,对不守公共安全规则者采取强制性措施,包括将犯法个人列入征信“黑名单”。对正在驾驶中的司机无端施以暴力攻击,足以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总之,过多指责无意义。重庆公交事件给大家上了一堂公共安全课,除了表达义愤,我们还应深思大家能做什么,以防悲剧再度发生。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42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司法鉴定背后的“黄牛”

  在伤残鉴定上做文章,是“黄牛”获利的主要方式。“黄牛”们与熟悉的鉴定机构勾联,做虚假鉴定,夸大伤残等级,向保险公司索取巨额赔偿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胥大伟

  2018年9月19日,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原主任闵银龙与鉴定中心工作人员陈春荣因涉嫌保险诈骗罪等,被上海市青浦警方刑事拘留。

  《中国新闻周刊》从华东政法大学获知,闵银龙从该校退休多年,但此前一直担任该校司法鉴定中心主任。作为该机构的负责人,闵银龙是司法鉴定领域的权威专家,累计鉴定3万余例。

  闵银龙“出事”,在上海司法界及律师圈中引发广泛关注,也让司法鉴定背后的乱象再次被聚焦。

  “买断”理赔

  《中国新闻周刊》从上海保险同业公会了解到,该公会反诈中心此前曾配合上海青浦警方,对华东政法大学司鉴中心做了相关取证工作。

  据上海保险同业公会反诈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配合取证工作主要涉及一些保险案件的卷宗和数据,“华政本身业务就包括车险人伤的鉴定。”据上海保险同业公会工作人员透露,华政司鉴中心“牌子比较硬”,鉴定业务量也比较大,占了很大的市场份额,问题鉴定也较为突出。

  据公开资料,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是司法部首批核准的八家面向社会服务的司法鉴定机构之一,在中国司法鉴定界颇具权威性。在成立的三十多年里,累计为司法机关提供了6万余案件的司法鉴定,采信率高达99.9%。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今年7月,在华东政法大学的内部整顿中,闵银龙被免去校内及华政司鉴中心的职务。今年8月,上海司法局下发《上海市司法鉴定行业整顿治理方案》,对鉴定机构和“黄牛”勾联等20个方面进行重点整治,严肃追责问责。

  此前,上海有关部门对外披露了多起鉴定机构和“黄牛”勾联,虚报夸大伤情等级,骗取保险理赔金的案例。

  据上海本地媒体报道,复旦大学中山医院青浦分院附近的上海隆祥律师事务所,做交通事故代理理赔业务。2015年6月,当地居民黄某因在交通事故中受伤,到该律所洽谈代理理赔事宜。律所相关人员明知黄某在事故前就存在耳聋的情况,还让黄某将耳聋的原因归结为此次事故。

  该律所相关人员找到了上海锦曼法律咨询有限公司的朱龙福做司法鉴定。朱龙福此前曾在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工作过。其通过关系,弄到了一张虚假的司法意见鉴定书。该律所和黄某从保险公司共拿到了86万元的理赔款。在分给黄某29万元后,其余57万元落入隆祥律师事务所相关人员的腰包。

  2016年6月,他们又花15万元“买断”了顾某的伤情理赔,将其伤残等级夸大虚报为6级伤残,共获保险理赔款52万余元。刨去15万元“买断费”,37万元再次落入相关人员囊中。

  在这两起保险诈骗案中,上海锦曼法律咨询有限公司的朱龙福扮演了“关键角色”。他冒用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名义,出具虚假的司法意见鉴定书,还私刻公章,甚至冒用华政司法鉴定中心法医的签名。

  《中国新闻周刊》通过“启信宝”查询得知,上海锦曼法律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29日。另据上海司法行政网的相关资料,该公司司法鉴定所业务范围为法医临床鉴定、法医病理鉴定、文书司法鉴定和法医精神病鉴定,机构负责人为朱龙福。

  《中国新闻周刊》发现,该司法鉴定所涉及较多的业务是伤残和医疗损害鉴定。闵银龙曾担任该鉴定机构的法定代表人,该鉴定机构在2014年至2018年多次进行投资人股权变更。在2018年6月28日的变更项目中,闵银龙从投资人和监事备案中退出。

  《中国新闻周刊》查询2013—2017年度上海地区《国家司法鉴定人和司法鉴定机构名册》对比发现,上海锦曼多位工作人员,曾为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人员。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锦曼法律咨询有限公司司法鉴定所并未出现在今年8月上海市司法局公布的2017~2018年度《国家司法鉴定人和司法鉴定机构名册(上海市)》中。上海司法局的相关公告显示,今年,上海锦曼法律咨询有限公司多名工作人员,又重新变更为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工作人员,并从事司法鉴定业务。

  闵银龙在华政司鉴中心参与最多的鉴定类型,是伤残和医疗损害鉴定。近年来,华政司鉴中心接到的投诉中,涉及这方面的投诉也最多。

  此次一同被捕的华政司鉴中心工作人员陈春荣,亦有被上海司法局处罚的前科。陈春荣于2012年被华东政法大学录用,其专业领域是笔迹鉴定。

  《中国新闻周刊》查阅到一份文件编号为“沪司鉴罚〔2018〕1号”的《上海市司法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书显示:陈春荣、刘谟在“华政〔2017〕物(笔)鉴字第214号”案鉴定过程中,对鉴定当事人沈扬提供的工作笔记、房屋租赁合同等材料未经法定程序予以确认,仅使用了实验样本对笔迹进行分析,未对法院提供的自然样本进行全面分析。

  “华政〔2017〕物(笔)鉴字第214号”所涉及的是一起买卖合同纠纷。该鉴定意见是这起买卖合同纠纷审理过程中的关键证据,也是原被告双方争论的焦点之一,对案件最终判决结果影响巨大。

  此次,华政司鉴中心的闵银龙和陈春荣一同被捕,但相关案件案情尚未得到相关部门的披露。

   “黄牛”的套路

  交通事故的伤残鉴定,一直是司法“黄牛”最为活跃的领域。上海地区的“人伤黄牛”最早出现在2005年前后,此后开始转向职业化发展,并形成交通事故人伤案件造假一条龙服务模式。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此类“黄牛”常常有“顺风耳”。他们往往能第一时间得到人伤事故消息,通过获得伤者信任成为“代理人”,买断理赔,掌握到伤者病史等资料,并设法阻止伤者与保险公司取得联系。

  而在伤残鉴定上做文章,是“黄牛”获利的主要方式。据北青报引述上海保险同业公会工作人员的介绍,目前,上海一般的交通事故中,对于伤残当事人最高保险赔付额是136万元,平均每个伤残等级13.6万,每增加一个伤残等级,黄牛可多获得13.6万元的赔付。“黄牛”们与熟悉的鉴定机构勾联,做虚假鉴定,夸大伤残等级,向保险公司索取巨额赔偿。

  据相关资料,上海是中国保险机构最为集中的地区之一。在2009年~2013年5年中,上海车险市场的总体赔付率始终处于盈亏临界点边缘,常年深处“高保费、高赔付、负收益”的经营困局。人伤理赔纠纷量大、赔款占比畸高,是上海乃至全国车险人伤理赔现状的一大特征,也是造成各大财产保险公司经营困境的重要原因。

  上海本地律师朱言超曾在一份建议中,建言严控司法鉴定的委托来源。目前,交通事故案件中的司法鉴定分为三类:当事人自行委托、交警队委托和法院委托。朱言超认为,当事人可以凭借交警队的委托材料,按照其上列明的鉴定机构任意选择一家,这就给“黄牛”很大的空间。

  上海律师董沪众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伤残鉴定比较容易出事,猫腻不是出在公安、法院的定性和量刑上,而是在鉴定方面,“就是因为它(鉴定等级)可以或扩大或缩小。”

  上海保险同业公会反诈骗中心相关负责人认为,这些“黄牛”本质上属于代理人,“代理的出现不等于诈骗。”这位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黄牛”不一定会买断理赔权,他们会代办、代理,而正常代办是一个市场行为。

  然而,由于车险人伤理赔,特别是涉残类案件的理赔,由于人体损伤恢复的特殊性,有周期性较长、时间跨度大等特点,具体到涉及人伤赔案的赔付结果来说,又有一定滞后性,加之涉及环节较多,常常要多方奔走,伤者可能并不了解理赔流程,这就给“黄牛”留出了空间。

  董沪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一旦案件进入诉讼阶段,法院在审理过程中,通常是“你做出什么鉴定结论,我就怎么判”,法院不能变更伤残鉴定结论,“法院不是专家,只能委托第三方”。

  交通事故的伤残鉴定过程中,司法鉴定结果往往直接左右判决结果,伤残鉴定也一直是司法“黄牛”们最为活跃的领域。

  今年,上海市司法局会同市高院、市检察院、市公安局等部门,联合开展打击“人伤鉴定黄牛”专项行动,组织专家对涉嫌违规的1000余份鉴定意见书进行了审查,并对涉嫌犯罪的有关鉴定人采取强制措施。

   社会化隐忧

  2005 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结束了法院“自审自鉴”、检察院“自诉自鉴”的局面,推行司法鉴定社会化改革,此后司法鉴定机构如雨后春笋,数量快速增长。

  “社会化”部分解决了司法鉴定机构的独立性问题,但司法鉴定“市场化”也带来诸多待解的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汤维建曾在接受正义网采访时认为,由于司法鉴定领域管理体制的缺失,过度的市场化、趋利化发展,虚假鉴定、矛盾鉴定等层出不穷,鉴定成为滋生腐败、司法掮客的温床。

  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原院长常林撰文指出,司法鉴定改革后,成立的面向社会的鉴定机构人才缺乏,现注册鉴定人多为退休和兼职人员。甚至出现有些老弱病残的注册鉴定人,长期不上班,但案案有签章的情况。另一方面,很多兼职鉴定人不具有法庭科学或法医学教育背景,又缺乏系统的专业培训,专业能力存疑。

  此外,以法医类为代表的鉴定人门槛偏低。通过80个学时的培训,临床医生就可以转为法医类鉴定人。

  据《上观新闻》报道,今年4月,上海市举办了一场座谈会。与会代表们认为,由于鉴定的专业性强,法院、检察院在司法办案中对鉴定意见的依赖度较高,如鉴定意见不公正,将直接影响案件审理的公正性。与会者谈到,在办理类型化案件如道交纠纷中,伤残等级鉴定及三期鉴定的随意性较大,重新鉴定后改变结果的比例较高,这与“司法黄牛”对鉴定的干扰有一定的关系。

  而目前司法鉴定资质只有准入机制,没有退出机制,也是导致司法鉴定质量不高的重要原因。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向农建议,对鉴定人和鉴定机构要有惩罚和退出机制。

  另一个饱受诟病的问题是,司法鉴定人出庭作证率不高。据媒体披露的数据,2017年,上海全市公诉部门办理案件中,鉴定人出庭作证的只有16件。

  据了解,中国当前的相关法律对于司法鉴定人不出庭作证,并没有明确的法律责任规定。2012年修改的民诉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均规定了出庭接受质询系鉴定人的法定义务,鉴定人拒不出庭的,鉴定意见不得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鉴定费应当退还。司法鉴定人出庭难的主因,在于相关法律的不健全,不出庭既不算失职犯规,也不影响庭审。

  各司法鉴定机构收费的不统一,也亟待解决。据媒体报道,以人身损害伤残鉴定中的精神伤残评定而言,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收费在3500元左右,华东政法大学、枫林司法鉴定公司在5000元左右。

  针对上述问题,上海制定出台了“史上最严”的《上海市司法鉴定行业整顿治理工作方案》,对鉴定机构、鉴定人与“鉴定黄牛”勾结损害群众利益等20个重点问题进行整顿治理。

  另一方面,地方立法的工作也在推进。上海市将《上海市司法鉴定管理条例》列入2018年市人大立法项目。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42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实境经营真人秀《完美的餐厅》即将在本周日中午12:00正式营业,8位青春榜样的创业之旅也将拉开序幕。陈立农、黄明昊、王子异、尤长靖将与薛凯琪、王菊、李子璇、陈意涵Estelle分别在乌镇乌村经营属于自己的桃园餐厅和米仓餐厅。面对营业的第一天,他们是否进行合理分工了?后厨“萌新”们是否准备好适合的菜品?客人们提出的要求他们能否满足?第一期节目将为你一一揭晓!

  男生餐厅无人问津?女生餐厅面临客人不满意菜品质量?

  陈立农、王子异、尤长靖与最终神秘亮相的黄明昊首次在桃园餐厅集结,而第一天的主厨则是由微博网友投票与嘉宾投票综合产生,谁能在开业前的试菜环节中获得青睐,成为第一天的主厨?经过漫长的菜品研发、价格评定、食材处理等筹备过程,男生餐厅终于开始营业,但为何却始终无人问津,门可罗雀?他们前往女生餐厅打探情况,将会学到什么营业经验?

  而另一边,薛凯琪、王菊、李子璇、陈意涵Estelle经营的米仓餐厅,特意编排了一场揽客舞蹈,却为何险些错过第一批客人?精心制作的各种菜品,却为何被客人嫌弃“菜品不好吃”她们又将如何解决这一难题?面对前来“偷师”的竞品餐厅成员们,她们该如何保护自己的“商业机密”?

  两家餐厅成员首次入住完美宿舍!对手变室友战争升级?

  结束了第一天的营业,“状况百出”的八位经营新手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却万万没想到,白天的竞争对手居然会成为同楼室友!从对手变成室友,两家餐厅的大厨们是否会将战火升级?同在一个屋檐下,八位经营新手又将如何“套路”出对手的“商业机密”?面对第一天经营的各种意外,他们又是否能厘清各自餐厅的问题,找到应对策略?

  除了“对手变室友”之外,他们的宿舍还来了一位“特别管理员”,这位身份神秘的宿舍管理员竟然获得了8位嘉宾一致的喜爱,究竟是谁能有这么大的魅力?在大家回到宿舍休息之后,居然又接到了超高难度的神秘任务,这项任务让嘉宾们惊呼“太难了”!到底老板发来了什么任务,他们又将如何应对?

  11月8日电 据南美侨报网编译报道,智利中央银行前行长罗德里戈•贝尔加拉与经济学家克劳迪娅•马丁内斯共同开展的调查显示,在智利劳动市场中,仅28%的人年龄在60岁以上,比拉美的平均水平低10个百分点。

  智利《时代观察者报》11月2日报道,截至去年12月,智利适龄工作人口数量为1500万人,其中仍在工作的60岁以上老年人约有91.3万,占劳动总人数的28%。

  调查显示,若按照行业划分,在贸易、家政雇主、农业和制造业领域工作的老年人数量最多,占就业老年人总数的50%。

  若按照性别划分,智利就业的老年女性人数占全体就业女性的12.6%,高于老年男性人数的占比(9.4%)。此外,老年女性主要从事的行业为贸易、家政雇主和教育,而老年男性则集中从事贸易、农业、制造业以及运输和仓储业。

  若按照教育程度划分,44%的就业老年人仅有初级教育水平,即未上过学或只完成基础教育,而针对整个智利劳动市场,仅19%的劳动者为初级教育水平。同时,完成中学教育的就业老年人比例为33%,低于整体的44%,而接受过高等教育,即专业技术培训、大学教育、研究生以及上教育的老年人比例最低,仅为23%,也低于整体水平(37%)。

  调查人员建议,在研究促进老年人融入社会和劳动市场的公共政策时,这些调查数据会发挥一定的作用,尤其是这些公共政策的目标是“提高老年人在劳动市场的参与度,让那些能够并希望继续工作的人,不要因为灵活的工作时间或缺乏培训等问题而停止工作”。